最近沉迷布袋戏和梦间集,金光主嗑空网、俏攻、史藏、恨网,霹雳嗑日月、吞雪双邪、蝶月,剑毛毛。梦间集嗑玄杨、屠倚、蛇燕、曦孤、圣白

藏策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死亡。”
   有个人凑近他,声音沙哑。
   一身银甲的男人站在叶茗的面前,带血的手轻抚着叶茗的脸。他勾着唇角,然后在叶茗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最后放声大笑,提着那杆长枪,跳上自己那匹黑色小马,留下叶茗一个人。
   看着周围堆积成小山的尸体,鼻尖嗅着那仿佛侵染全身的血腥味,叶茗只觉得全身晕晕乎乎的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又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因为那人的一句话就被抽走了。
   他喘着气,灰蓝色的眼望着那人离去的方向,看见带着灼热烫意的火苗窜到面前舔舐自己的衣角。浑身没力气的他如...

[藏策]高矮,胖瘦

[藏策]高矮,胖瘦

叶雨生X顾白

(一)

   叶雨生是个胖子。

   作为藏剑山庄的一名长生弟子,叶雨生胖的简直就可以跟蜀中唐门那边的特产熊猫相媲美,肥的圆滚滚的,有时候看他都觉得他五官都挤一张脸上,丑的让人难以理解。

   叶雨生并不丑。

   他小时候多好看,标准的瓜子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鼻梁直挺,嘴唇粉粉嫩嫩的,那副小童子的模样可好看了。然而他现在是个胖子,是个身高八尺有余,满身肥膘可以刮下来熬油供给穷人用一年份。...


[藏策]吃糖吗

CP:叶千华X朗宇

    叶崇雪X楚恒

开头难,所以找了个曾经写过的开头吧下面的续写了一点。

藏策两CP,然后,不是双藏!!!!缘更吧

——

   00

   叶千华跟着师兄叶崇雪站在天策府的门口,有些紧张得拉了拉自己的外袍,敛着眸子跟在师兄的身后,听着身后的车轮碾过土地的声音,吸了口气,加快了步子。

   云霞漫天,夕阳美好,远处是重重叠叠的山峰,有绿树有河流,还有鹰隼在天空发出的叫声。

   叶崇雪当着车夫,把一大批精良武器...

[剑三][藏策]自作孽不可活(二)

03

   睡得迷迷糊糊的楚恒被叶崇雪占着便宜,习惯性的用腿夹住了叶崇雪的腰,用头蹭了蹭对方的腹部之后,流着口水继续睡。

   叶崇雪被他的一系列动作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呆愣了一会儿工夫后,才红着脸把小家伙抱得紧紧的,然后躺在被窝里。

   他知道昆仑这边冷,就算帐篷里烧着炭,也总会有寒气从外面钻进来。

   小孩子的身体软绵绵的,皮肤还比较白嫩,跟叶崇雪以前睡过的男人根本不一样。尤其是胸前的颜色,还是粉粉嫩嫩的。

   两个人躺在被子底...

[剑三][藏策]自作孽不可活(一)

1、这文污,ABO年上藏策,二少年纪可以当小军爷的爹

2、更新不定,有脑洞就写,全看梗(。・∀・)ノ゙,希望没人和我撞梗

3、不是纯肉,前期二少养狼崽耍流氓占便宜,后期略污,中间会有苍花路过。主藏策。

——

00

   叶崇雪第一次看到楚恒,是他的好友霍振把小狼崽子带到了昆仑的浩气盟的营地,那个时候楚恒年纪还小,穿着不合适的衣服,拿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长枪,有些茫然的躲在霍振的身后,怯生生的朝着叶崇雪喊了声叔叔。

   叶崇雪知道自己的年纪偏大,不过再怎么说霍振也是他的好兄弟,霍振的师弟理应当喊他一声崇雪哥哥才对,叫叔叔似乎...

[剑三][藏策]交杯酒

[藏策]交杯酒

   叶梦白身子不好,在成婚那日,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衣反倒是衬着自己面色苍白,一副要去了的模样。

   成亲,拜天地,拜父母,之后夫夫互拜后,李煜立即冲到叶寒北的身边,一副这人现在归我了,你们自便的模样。李煜拿着几坛黄酒,拎着上桌跟叶寒北拼酒,好几口酒把一坛黄酒干了。

   “有本事跟我战个痛快!”

   李煜放声大笑,脸上的疤痕显得自己有些狰狞。

   奶猫一样幼小的叶鸿影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一双耳朵动了动,然后转身...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陆

   剑客,当以剑走江湖。

   身为藏剑弟子,叶梦白觉得自己如果再在藏剑山庄呆下去的话,一定比不上那些和他同一时期修炼的人。他是妖,论年纪也是在妖怪里面算是幼崽。他自从化形以后就一直生长,没有像兄长叶静莲一样。

   当初被叶寒北从水里打捞起来的时候,阴气入体,几乎就要一命呜呼。本就生的病弱,后来虽然吃了许多大补的东西,但他总觉得不自在,他也以为自己似乎终其一生待在藏剑山庄,老老实实的当个病秧子少爷。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同龄人的生活。...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伍

之五

   叶梦白自从12岁的时候被那名臭道士用符纸打伤后,身子骨就更加弱了,几乎每天都要吃上些药,才能保证自己还有力气走动。叶晓敏心疼他,因此疏忽了大儿子叶静莲,导致叶静莲修炼成人形的时候,她还在藏剑山庄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兽形的儿子。

   叶静莲化形后的模样一直都保持着十三四岁的孩童模样,混迹在藏剑山庄幼龄弟子中,显得十分和谐。他对自己身为哥哥却比叶梦白看上去还要小的事情闷闷不乐。

   虽说这只是一件小事情,可在叶静莲心里头就是件大事情,他还为此而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谁劝也没用。...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肆

之四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抱着道德经的萧彦卿看着自己的师父云清慢吞吞的从太极广场离开,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化作鹤妖的模样,一双墨瞳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自己。

   萧彦卿有些不懂的歪着头看云清,看了一会儿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师父,你这是要别开卿卿到外面去吗?”做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的萧彦卿有些好奇的也变回了妖的形态,头顶的那抹红色很鲜艳。小鹤妖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的话之后,扇了扇翅膀,转动着眼珠子,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事情。...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叁

之三

   世上除了有妖怪,还有一群以降妖除魔为己任的除魔人。

   叶梦白曾在十二岁那年偷偷一个人乘船从藏剑山庄到了扬州。扬州的一切自然是身居山庄内的小鬼所没有见过的繁荣。他年纪尚且幼小,背着个重剑还都嫌累。

   他一头白发显得自己特别张扬,虽然他的性子根本和张扬俩字搭不上边来。他走在满是人群的街道里,手里拿着几个铜板,很不安的被迫随波逐流,游走在街道上。

   好不容易才出山庄一次,他想着自己多少带了点钱,也能在这个扬州住城里逍遥一段时间的时候,他碰上了一名拿着...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贰

之二

   大白蛋孵了七七四十九天后还没有破壳,而云清却很有耐心的打算继续在叶晓敏的药房里待下去。他闭着眸子好一会儿后,听到叶晓敏叫他,急忙化为人型跑了出去。

   躲在被子底下的叶梦白搂着哥哥叶静莲从被子里爬出来,顺手将蛋圈在怀里又滚回了被子里。叶静莲拿着自己的爪子碰大白蛋,发出嗷嗷的叫声,一双同叶梦白一样的眼睛是满满的疑惑。

   因为年纪尚且幼小,所以还不会口吐人语的叶静莲把叶梦白圈着的大白蛋摸了几把,尖锐的爪子在大白蛋上面留下浅浅的抓痕。然而叶梦白却淡淡的勾着唇角,将大白蛋挤到了叶静莲的身子...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壹

[藏策]狼的报恩

之一

   叶梦白是藏剑正阳弟子,虽说看着像是个弱不经风终日伴随着药罐的病秧子,但他却和看上去的样子截然不同,亦或是画风不同。

   叶梦白是妖,不是寻常的妖怪,他的原身是一头白虎。

   母亲是九溪虎,父亲确实身在大漠中的一只喜欢缠着人撒娇的波斯猫,明明一母同胞的兄弟也是随了母亲的毛色,父亲的瞳色,可他却得了一身白毛皮不说,身子总归是弱的可怜,所以他总是被母亲抱在怀里待在药房里,闻着熏香,舔着一小碗的药水。

   身子弱没办法,只能靠后天的食疗来...

© 放开倚天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