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沉迷布袋戏和梦间集,金光主嗑空网、俏攻、史藏、恨网,霹雳嗑日月、吞雪双邪、蝶月,剑毛毛。梦间集嗑玄杨、屠倚、蛇燕、曦孤、圣白

[剑三][剑道]遇

CP:剑道(叶若湉X顾平)


   第一次见到顾平的时候,是在叶若湉三岁。那时的他不过是个小顽童,天天爱吵着兄弟姐妹带他出去溜达的的。他大哥叶枫也是个爱玩闹的,在小弟吵着要出门的时候,便一手抓起外套给自个儿套上,把叶若湉塞到自己怀里,翻墙从家里逃了出来。

   那天下着雪,雨夹雪下的纷纷扬扬的,落在叶枫的身上。叶枫抖抖,身上的大斗篷立刻把水珠子甩了出去。

   “你想去哪儿玩?”叶枫怀抱着自己的小弟,一双蓝灰色的眼眸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在看到一家食铺后,抱着叶若湉就进去了。...


   叶凌风要成婚了,成婚的对象是个大自己好些岁数的大姐姐。听人说,那位要嫁他的姑娘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得像是脚踏云端的天宫仙女。若不是对方的父亲和叶凌风的父亲交好,那被人夸赞的不似凡人的大姐姐恐怕是瞧不上他的。

   成婚的当晚,身材娇小的新娘端坐在床上,而叶凌风正站在对方的面前。他的手上拿着一杆称,是专门用来挑起新娘脸上盖着的红色喜帕的,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后,在众人的催促下,微红的脸上带上了点羞涩。

   “你们能出去吗,我不好意思在你们面前做这种事情。”...


[剑三][剑道]酒

[剑道]酒

   叶柏荣吃着糖饼喝着蜜枣茶,眼含笑意的看着端坐着喝着清茶的沐解尘,突然一口喝完了甜腻的蜜枣茶,把糖饼啃的不剩一点点心屑。

   窗外,桃花烂漫,风吹而花瓣如落雨般掉下。不知怎么的,叶柏荣突然想起了好久好久以前师弟叶简埋在树底下的桃花酒。

   “道长可喜欢饮酒?”他拿着手帕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朝着沐解尘轻笑,说道:“如果喜欢的话,我去取一坛酒,和道长共饮如何?”

   沐解尘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自从被叶柏荣邀请来藏剑山庄了,他很久没有喝过酒了,他这人...

[剑三][剑道]寒雪日归来

[剑道]寒雪日归来

之一

   叶落雨被人下了毒,他醒来时还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难受。他想起来的时候,身边的万花大夫就捏着他的手,搀着他从床上下来。

   “我睡了多久了?”他问大夫。

   有着一头黑长直的万花大夫带着他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看着院子里的树都掉了一地的树叶的时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睡了四五年了吧。”

   哦,还挺久的。叶落雨在心里想。

   叶落雨是藏剑山庄的弟子,长生门下的。...


[剑道]死情缘的藏剑

   漫天的雨水撒在纯阳的身上,打湿了他一身的道袍。

   藏剑撑着油纸伞慢慢的走向纯阳的身边,看着对方勾起了唇角笑的模样,不知怎么的感觉陌生。

   似乎很久没有看到他笑了。藏剑想。

   雨下得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打在伞面上。

   “藏剑,我喜欢你。”一身纯白道袍的道子笑盈盈的看着藏剑,在雨水中眨了眨眼睛,细长密集的睫羽抖了抖,那粒粒可数的晶莹的雨珠便从而上下的滚动,像细小的珍珠。

   藏剑仔细的看...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陆

   剑客,当以剑走江湖。

   身为藏剑弟子,叶梦白觉得自己如果再在藏剑山庄呆下去的话,一定比不上那些和他同一时期修炼的人。他是妖,论年纪也是在妖怪里面算是幼崽。他自从化形以后就一直生长,没有像兄长叶静莲一样。

   当初被叶寒北从水里打捞起来的时候,阴气入体,几乎就要一命呜呼。本就生的病弱,后来虽然吃了许多大补的东西,但他总觉得不自在,他也以为自己似乎终其一生待在藏剑山庄,老老实实的当个病秧子少爷。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同龄人的生活。...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伍

之五

   叶梦白自从12岁的时候被那名臭道士用符纸打伤后,身子骨就更加弱了,几乎每天都要吃上些药,才能保证自己还有力气走动。叶晓敏心疼他,因此疏忽了大儿子叶静莲,导致叶静莲修炼成人形的时候,她还在藏剑山庄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兽形的儿子。

   叶静莲化形后的模样一直都保持着十三四岁的孩童模样,混迹在藏剑山庄幼龄弟子中,显得十分和谐。他对自己身为哥哥却比叶梦白看上去还要小的事情闷闷不乐。

   虽说这只是一件小事情,可在叶静莲心里头就是件大事情,他还为此而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谁劝也没用。...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肆

之四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抱着道德经的萧彦卿看着自己的师父云清慢吞吞的从太极广场离开,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化作鹤妖的模样,一双墨瞳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自己。

   萧彦卿有些不懂的歪着头看云清,看了一会儿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师父,你这是要别开卿卿到外面去吗?”做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的萧彦卿有些好奇的也变回了妖的形态,头顶的那抹红色很鲜艳。小鹤妖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的话之后,扇了扇翅膀,转动着眼珠子,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事情。...


[剑三]两组剑道小段子

剑道

叶简X苏寒

   前一夜,苏寒笑着将一缕细长的发交予叶简。

   “再过些日子,我退出浩气盟来找你。”

   拿着对方送给自己的发,叶简十分珍视的将那缕长发放到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囊袋里,然后放到贴着胸口的衣服里。

   起身,握着对方的双手。

   “等到那天,我也退出恶人谷,带你回到藏剑山庄,亲手给你铸一柄利剑。”

   叶简话中情意绵绵,羞得苏寒扭过头去。...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叁

之三

   世上除了有妖怪,还有一群以降妖除魔为己任的除魔人。

   叶梦白曾在十二岁那年偷偷一个人乘船从藏剑山庄到了扬州。扬州的一切自然是身居山庄内的小鬼所没有见过的繁荣。他年纪尚且幼小,背着个重剑还都嫌累。

   他一头白发显得自己特别张扬,虽然他的性子根本和张扬俩字搭不上边来。他走在满是人群的街道里,手里拿着几个铜板,很不安的被迫随波逐流,游走在街道上。

   好不容易才出山庄一次,他想着自己多少带了点钱,也能在这个扬州住城里逍遥一段时间的时候,他碰上了一名拿着...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贰

之二

   大白蛋孵了七七四十九天后还没有破壳,而云清却很有耐心的打算继续在叶晓敏的药房里待下去。他闭着眸子好一会儿后,听到叶晓敏叫他,急忙化为人型跑了出去。

   躲在被子底下的叶梦白搂着哥哥叶静莲从被子里爬出来,顺手将蛋圈在怀里又滚回了被子里。叶静莲拿着自己的爪子碰大白蛋,发出嗷嗷的叫声,一双同叶梦白一样的眼睛是满满的疑惑。

   因为年纪尚且幼小,所以还不会口吐人语的叶静莲把叶梦白圈着的大白蛋摸了几把,尖锐的爪子在大白蛋上面留下浅浅的抓痕。然而叶梦白却淡淡的勾着唇角,将大白蛋挤到了叶静莲的身子...

[剑三][藏策]狼的报恩 壹

[藏策]狼的报恩

之一

   叶梦白是藏剑正阳弟子,虽说看着像是个弱不经风终日伴随着药罐的病秧子,但他却和看上去的样子截然不同,亦或是画风不同。

   叶梦白是妖,不是寻常的妖怪,他的原身是一头白虎。

   母亲是九溪虎,父亲确实身在大漠中的一只喜欢缠着人撒娇的波斯猫,明明一母同胞的兄弟也是随了母亲的毛色,父亲的瞳色,可他却得了一身白毛皮不说,身子总归是弱的可怜,所以他总是被母亲抱在怀里待在药房里,闻着熏香,舔着一小碗的药水。

   身子弱没办法,只能靠后天的食疗来...

[剑三 ][剑道]痴缠

痴缠

  之一

   “你跟随贫道到此到底有何目的?”

   身着一身道袍的纯阳道子走到一处僻静的山道,转过身来,拿着剑逼问身后一身锦衣玉带的藏剑弟子。他面色不悦,手中的长剑也带上了一丝凛冽的剑意。

   沐解尘有些恼怒的蹙着眉尖,看着藏剑弟子朝自己慢慢走来。对方漫不经心的模样看得他越发觉得这人怪异,忍不住再次出声道:“你别再走近一步,否则休怪贫道剑下无情。”

   藏剑弟子轻笑着说:“道长莫怒,我并无跟随之意,不过是在下走的这条路刚好也是道长走...

© 放开倚天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