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国服微氪狗,刀剑乱舞国服婶婶。厨的对象分别是剑三藏剑,fgo藤丸立香和暂未落地的王姐摩根,恶魔人不动明,火影宇智波呆堍,梦间集倚天剑,金光布袋戏忆无心,霹雳布袋戏剑毛,阴阳师鬼切厨。偶尔产粮,大多数时候ooc,少部分更ooc,特别喜欢ABO和性转梗,最近在补番补剧,欢迎聊天。不更新,段子手

旧剑摩根。短打

人总是愚昧的。

摩根手上夹着女士烟,半靠在墙壁上。她冷淡的面孔在烟雾中迷失了颜色。雨还在下,伦敦的夜晚是淅淅沥沥的冷,湿气放佛扼住了一切的生物,街道上空旷孤寂,偶有一声啼叫也不过是乌鸦的难听聒噪。

河水在桥下涌动,其中不乏贫民窟的弃婴和垃圾,顺着河水漂泊到远处。

烟燃尽了,摩根吐出最后一个烟圈,接着便上了一辆马车。没人会驾驶幽灵枯骨,而这马车也没有吵人的声音,马车奔向天空,摩根能看到伦敦城内的建筑房屋。

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不合心意。

她发出一声不屑的笑。又想起了与亚瑟交缠的那个夜晚。

那身体仿佛一团火,烧得她难受,在亚瑟死了之后,她替他拾过尸体,手指贴过对方冰冷的脸颊。那是一种和她一样的温度,...

妄想短打


摩根的手指擦过嘴唇,沾上了上面鲜艳的口脂。她冷眼看着阿尔托利亚,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的迈上楼,她身后仿佛披着王者的斗篷,头上戴着金色的王冠,神情冷漠,丧失了人的情感。

摩根活了千百年,从古到今,冷眼旁观世事。她又遇到了阿尔托利亚,没有改变的亚瑟。邪恶的魔女摩根懒懒散散的倚靠在墙壁上,看着变成英灵的妹妹跟着她的御主走了。

呵。

摩根轻笑着转身,手掌穿过墙壁,走出了房间。

日落西山,火红的晚霞绚烂多姿。

摩根从口袋掏出自己的船票。在日本待了那么久,该回去看看老不死的梅林,或许哪天等她累了,可能会在英灵坐上看到阿尔托利亚惊愕的神情。

理想和差距总是在提醒我别做梦了

距离我拿到布姐还有六个月。麻烦请出个仗助粘土人,我愿意买买买。

想即兴写Jojo,然后发现自己没有激情澎湃的梗。然后倒地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一口气看完Jojo第五部

终于写完了承仗第一章。预计七八章来着,查找旅游攻略这种事情不想再经历了。满脑子都是想开车的念头

写沙雕好快乐


 半个小时前,顾泽给我打了个电话。

   “李密,你行啊。把你的密码白送给人家姑娘,把老子的比赛忘得一干二净。动动你的脑子,我这儿亏大发了!”

   我麻溜的挂断电话,然后关机,给我身旁的姑娘一个深吻,然后带着她从天台跳了下去。


   其实吧,我这是在找死。

   顾泽是谁,那可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给他搞这么一个大麻烦,肯定是要被生吞活剥的,可是我聪明记住,满脑子的馊主意,立马联系我三年没见但是每天...

em,藻猫二宝了,没有鲅鱼圈,武藏也没三宝

被鲅鱼圈打成狗,不上拐被打了三次

我好快乐

想写青春校园仗和校外外甥承。承仗好吃😀😀😀

我想吃不列颠骨科啊啊啊啊啊。承仗

摩根的手指插入幻想种的眼睛里,将里面晶状体的眼睛抠了出来。幻想种发出痛苦的哀鸣,挣扎想要从魔女的束缚中逃脱,可惜眼前的人类毫无悲悯之心,最后被扒皮取骨取心。

被禁锢在公主塔的魔女将温热带着粘液的眼球扔进尚未沸腾的坩埚里,再用苹果木搅拌液体,之后便回了房间。

谋害不列颠王者的武器已经做好,金发碧眼的婴孩尚未满月,脸上还带着些许的鳞片。这样的武器和该好好养育。母乳不够便用用己身的血肉喂养。不列颠的魔女用指甲划破手臂,伸到自己孩子的面前,婴孩汲取到了养分,肤色红润可爱。

快些长大啊。摩根催促着 金发碧眼 ,快些长大啊,将你的父亲推下王座,快些长大,替我完成夙愿。

坩埚里的魔药尚未制成,眼前的武器便还需养育。...

老师让画创意和扭曲,我画了牛仔射靶。em

1 / 50

© 汲水 | Powered by LOFTER